澳门现金棋牌平台

【钢城文苑】老屋
发布日期:2019-04-26    作者:杨梅    
0

  回老家后时间紧迫,都没来得及去老屋走一趟,只记得那天大雨如注,我走在回城的路上,努力透过迷蒙的雾气,远远地看到了老屋的轮廓。

  老屋被荒弃已近十年,我想它是孤独的。不被家常话萦绕、不被烟火气熏染,一年四季,在和煦春风里、烈日暴雨下、肃静冬雪中,好风景无人分享、坏天气无人陪伴,慢慢地走向颓败与荒芜。杂草疯长起来、桃树花开又落、院墙破损不堪,这寂静之中,谁可曾心疼只言片语。

  忽然想起余秋雨《老屋窗口》的开头:前年冬天,母亲告诉我,家乡的老屋无论如何必须卖掉了。全家兄弟姐妹中,我是最反对卖屋的一个,为着一种说不清的理由。而母亲的理由却说得无可辩驳:“几十年没人住,再不卖就要坍了。你对老屋有情分,索性这次就去住几天吧,给它告个别”。告别老屋,一种想去尽力保全的激动情绪涌上心头,可是我又能做什么,爱莫能助仿佛在胸口堵上了一块大石头,让人喘不过气来,心里莫名被扯出一丝丝的疼痛。

  老屋也有风光无限的时刻,它矗立在一排低矮的泥墙瓦房之间,是村里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家庭-爷爷是退休的人民教师,父亲是工人,小爸是大学生。恍惚的几十年,在这里,盛放着我的爷爷辈劳作一生的疾苦,留下了我的父辈不可磨灭的生活痕迹。我仿佛还能听见架子车轱辘转动的声音、老式加重自行车清脆的“滴铃铃”声、厨房传来的擀面杖与案板碰撞的声音、用老水井打水的“吱吱”声,连同一家人吵闹欢笑的声音,齐齐地撞进我的心里。那个时候的老屋,每一天都是鲜活的模样,每一天都有别样的故事。

  记忆中,老屋的黄色圆盒里,总是放满着母亲准备好的时令水果;每天中午放学后,雷打不动会见到依着厨房门框等我回家的父亲,端一碗又细又滑的“削筋”塞到我手里。我的童年充满乐趣,母亲会大半夜叫醒我,让我趴在炕边上用木制衣架戳逗小老鼠玩;夏天的午后,在绿树成荫的后院绑一条摇篮,让从树叶间隙漏下的阳光哄我入睡。父亲会故意抢走我的好吃的,妹妹会无知地撕掉我刚写好的作业,母亲会蹩脚地为我们缝布鞋做衣裳……我的老屋里,日子虽然过得平淡,但一家人和和睦睦,倒显得温馨踏实,正如那句“从前的日子很慢,很暖,裹在淡淡的烟火里,日日年年”。

  这次回家,父亲说:“有时间就回来转转,长辈们都老了,以后回来不知道还有谁能陪你,毕竟这是你长大的地方”是啊,我的老屋,这个我长大的地方,期待与你的久别重逢!(设备管理中心  杨梅)